天香瞳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新笔趣阁www.xbqg5200.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

时间仿佛在这一瞬出现短暂的停顿,沁阳王朱洛身心微微颤抖欲言又止,终究还是没说出话,他看向了朱成允。

朱成允面无表情,不过嘴唇还有轻微的颤抖。

“沁阳王!”

“允儿!”

朱桢激动的喊出声,他艰难的爬起就想要到朱成允几人面前,可却被周边护卫拦住,相隔两步却近不了身!

“朕回来了!”

朱桢大声道:“允儿,父皇回来了!”

说话间,他双目已经泛红。

从上京城出逃并不是只有他自己,还有皇后妃嫔,还有子女,可在逃亡途中走散了走丢了,也就没有音信了,想来已经死了……

现在朱桢真的成了孤家寡人,在见到朱成允后不免百感交集,亲人重逢,此刻的激动难以言表。

可朱桢并未得回应,朱成允冷冷的看着,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滚开!”

护卫首领呵斥道:“在沁阳王面前和太子殿下面前,你还敢说你是皇帝,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朕就是皇帝!”

“成允,我是父皇啊!”

朱桢大叫着道:“你难道认不出父皇吗?”

“尤公公得了重病,要赶紧找大夫救治……快送进去!”

他着急大喊,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沁阳王,你愣着干什么?”

“朱成允!”

面对这般大喝质问,朱成允冷哼一声开口道

历史军事推荐阅读 More+
大唐:平阳公主,非我不嫁

大唐:平阳公主,非我不嫁

当年若是
平阳公主李秀宁:“夫君,这是娘子军虎符,你拿着娘子军任你调遣。”“夫君,这是平阳公主府的库房钥匙,你拿着钱粮任你支取。” 陈长风一听大怒,拍案而起:“你在教我做事?”谁说赘婿驸马就不能狂?
历史 连载 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