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挖土党》正文 第298章KG200

文 / 痞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不得不说,这架飞机的质量真好。”

    娜莎忍不住惊叹,怪不得石泉和大伊万说它想沉都沉不下去。这架BV138本就是水上飞机,机舱本身就可以浮在水面上,再加上机翼上的浮筒以及机舱两侧那四个明显是用油桶改装出来的浮筒,它想沉下去都难。但即便如此,这些仍能提供浮力的机舱和浮筒的质量依旧让人叹为观止。

    试想一下,将近80年的时间在北冰洋上终年与惊涛骇浪和浮冰为伍,就算是一条船也该沉了,但这这架水上飞机的状态却近乎完好无损。

    它是怎么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屡屡躲开浮冰的碰撞,不让自己受到一点儿伤的?更何况当年毛子还在北冰洋弄了个海上核爆实验场...

    “这架飞机绝对是全世界最大也最有效的幸运符。”艾琳娜赞叹着说道,显然她也想到了同样的问题。

    “看来海上博物馆的第二件展品已经有了。”石泉抚摸着机身上扎手的坚冰,言语间已经给这架飞机安排好了去向。

    “尤里,看来我当初的猜测完全是错误的。”一直围着机身和机翼转圈子的大伊万突然说道。

    “什么猜测?”石泉不明所以。

    “当初在热核灯塔的猜测。”

    大伊万示意众人围过来,指着机身说道,“中间这台发动机用的还是三片桨叶,而且还有后面那圆润修长的机身尾巴,这些都是B1型Bv138水上飞机的主要特征。”

    “所以呢?”石泉耐着性子问道。

    “B1型一共只生产了24架”

    大伊万抚摸着包裹在坚冰里的机身,“而且据我所知,至今还没有哪个博物馆或者收藏家的手上有BV138,更何况还是型号更加稀少的B1型!”

    “换句话说,仅此一架?”艾琳娜兴奋的问道,物以稀为贵,这是放在全世界都通用的道理。

    “至少目前是这样。”

    大伊万摊摊手,指着旁边的那对机翼,“但这机翼上的编号却比这架飞机本身更加珍贵。”

    众人闻言看向机翼上斑驳的油漆编号,左边机翼上是“Ⅲ/KG”,右边机翼上写的似乎是“200”。

    “这是KG200轰炸机联队?!”娜莎惊呼,“这不可能!他们的飞机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大伊万感叹道,“当时我猜测这架飞机隶属于驻扎在挪威北部的二战德军第406海岸飞行大队,但这组编号却把它出现的时间推迟到了1944年以后。”

    “KG200轰炸机联队?”石泉一头雾水,这个他是真没听过。

    “轰炸机联队只是对外的掩饰”

    大伊万唏嘘的解释道,“实际上这是一支专门用于往盟军大后方空投情报人员进行敌后特殊作战任务的传奇联队。它的历史非常悠久,前身甚至可以追述到二战开始前的罗沃尔情报中队。

    也因为很少有资料提到这支联队,欧洲一直以来都有关于KG200的各种充满幻想主义的传说,只是没想到,我们竟然能在这里找到它们。”

    “你刚刚说的44年以后又是什么意思?”艾琳娜不明所以的问道。

    “这支飞行联队虽然历史悠久,但根据档案里只言片语的记载,唯一可以确信的是他们是在1944年的2月份才正式启用KG200这个编号的,换句话说,在1944年2月之前,这架飞机的机翼上根本不可能出现这组编号。”

    说道这里,大伊万脸上露出古怪的神色,“如果我没记错的话,KG200的第二任联队长是著名的轰炸机飞行员维尔纳·鲍姆巴赫少校,法国的那艘米尔·贝尔坦号巡洋舰就是他击沉的。”

    “怎么还从飞机聊到飞行员身上了?”

    大伊万闻言看向石泉,“维尔纳·鲍姆巴赫少校战败之后被盟军俘虏,但在46年的时候就获准释放,在那之后你们知道他去哪了吗?”

    “总不会是苏联吧?”何天雷胡乱猜测道。

    “是阿根廷!”

    大伊万抬头看向机舱,“维尔纳被释放的当月就移民阿根廷成为了一位试飞员,后来还出过一些书,不过因为他当时在书里表达的仍旧是纯粹的那脆思想,那些书基本上只能在阿根廷买到。”

    “怎么又是阿根廷?”石泉喃喃自语,“这位维尔纳不会就是欧丽卡身后的那个老人吧?”

    没想到大伊万却摇摇头,“不好说,根据公开的信息,维尔纳好像在53年左右就死于一场空难,但他的尸体被发现的时候却和小胡子的遭遇一样,当时救援人员的只能通过他手上的戒指勉强认出是他本人。”

    娜莎奇怪的看向自己的男朋友,“你怎么对这个人这么了解?”

    “因为他很喜欢在自己写的书上签名,顺便画个万字符”

    大伊万摊摊手,“结果可想而知,因为他的传奇经历,留有他签名的书一直都是收藏家趋之若鹜的宝贝。连安德烈先生都有他的整套带签名作品。”

    “你的意思是,欧丽卡背后的人可能不止寻宝队的幸存者,还有这位维尔纳?”艾琳娜皱着眉头问道,一只手已经不自觉的搭在了腰间的佩枪上。

    “只是看到这架飞机才想起来的一些线索而已。”

    大伊万摇摇头,“毕竟战争末期很多那脆高层都跑到了阿根廷,很难说站在欧丽卡背后的人到底是谁。”

    “阿根廷的事先放在一边吧!”石泉放下心中的担忧,“现在最重要的是看看这架飞机里到底藏着什么宝贝。”

    站在一边听热闹的阿萨克闻言立刻抄起了脚边的电镐,等其余人戴上降噪耳机之后,“哒哒哒”的噪音响彻船舱。

    可随着一块块的浮冰剥落,众人的疑惑也越来越多。这架飞机除了刚拆回来的时候切割机翼留下的伤口之外,其余位置根本没有任何的破损,甚至随着温度的提升,油箱管路里还流出了些许残存的变质燃油。

    压下心中的疑惑,众人齐心协力剥离机身上覆盖的坚冰,等到何天雷小心翼翼的撬开机舱门的时候,时间都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了。

    “吱呀”一声轻响,何天雷拉开舱门,强光手电将狭小的机舱内部点亮。这架飞机的机舱里结满了厚厚的一层冰霜,但却依稀可以看清坐在帆布椅子上的两具尸体以及塞满了其他空间的木头箱子。

    石泉朝何天雷使了个眼色,后者心领神会,小心翼翼的钻进船舱从里面抱出来一个结满了寒霜的木头箱子。

    费了一番手脚将箱子打开,里面的东西却让围观的众人大失所望,这箱子里只有一台德军电台和一个小型的风力发电机。

    “都搬下来”石泉放下手里的电台说道。

    一个个的木头箱子在众人的接力之下在船舱里摆成两排,可这些箱子里的东西却根本没有任何区别,除了发电机就是无线电台,最多其中有个箱子里装了不少损耗备件。

    除此这些箱子,飞机上还有分处于不同位置的驾驶员、领航员、无线电报员、机首炮手、机尾炮手、后炮手以及机舱里那两个乘客总共8人份冻僵的干尸。

    这8具尸体直到被搬出来依旧保持着生前的姿势,但他们身上的衣服却引起了所有人的兴趣。这些人身上穿的竟然是二战苏联海军的衣服!

    “伪装的还挺像”

    大伊万伸手从一具尸体的胸口揪下来几枚勋章看了看,“一眼就能看出来是仿制的。”

    “他们该不会是准备迫降之后靠这么一身儿行头招摇撞骗吧?”

    石泉忍不住朝何天雷笑道,“这看着怎么这么像前几年弄身儿军装开个破吉普在大街上卖皮鞋和望远镜的骗子?”

    “他们总不会是开着飞机跑到苏联卖发电机和无线电台来的吧?”何天雷调侃道。

    “要真是这样的话,恐怕连斯大林都会欢迎他们”

    大伊万随手将几具尸体上揪下来的勋章塞给石泉,“收起来吧,这些德国佬在二战时候仿造的苏联勋章比真品都值钱。而且很多时候想买都买不到。”

    “伊万,这些无线电又是怎么回事?”娜莎蹲下来拿起一仅有锅盖大小的发电机上桨叶问道。

    大伊万扫了眼石泉,似笑非笑的问道,“你的猜测是什么?”

    “大概和你想的一样。”

    石泉笑了笑,“这些无线电和风力发电设备的作用跟我们曾经去过的那座热核灯塔类似,恐怕都是用来给飞机或者军舰甚至U艇定位用的。”

    “他们就不担心被苏联监测到?”艾琳娜忍不住问道。

    “当然不用担心。”

    石泉摇摇头,“这里是北冰洋,二战的时候根本没有人会注意到这种犄角旮旯的偏僻位置。”

    “尤里,你觉得这架飞机和本尼特岛有没有关系?”

    大伊万似乎想到了什么,“还记得当初我们在潜艇里发现的航行日志吗?里面并没有提到德军是怎么找到所谓的桑尼科夫之地的,有没有可能这架飞机当时的任务就是寻找桑尼科夫之地?”

    “不排除这种可能”

    石泉看向机舱的方向,“现在我更好奇44年的时候这架飞机从哪起飞的?”

    石泉指着仍在往接油盘里滴落变质燃油的机翼,“它的油箱里还有燃油,不管它从哪飘到北冰洋来的,只能说明那里距离北冰洋绝对不会太远。”

    别人还好,大伊万的眼睛却越瞪越大,“你的意思是,北冰洋附近还有其他的德军秘密据点?”

    “是不是秘密据点不好说”石泉思索片刻,斟酌的说道,“但至少会有一个补给点。”</div> ( 环球挖土党 http://www.xbqg5200.com/5/580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笔趣阁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bqg5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