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挖土党》正文 第320章两份委托

文 / 痞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雷达站门口,石泉先是看了眼笑眯眯的老胡,转过头又看了看一脸期冀的霍衡,思索片刻朝电梯的方向伸手示意道,“不如我们去找个安静的地方聊聊?”

    霍衡从善如流的点点头,“那就耽误石先生一点儿时间。”

    “你不用跟这糙小子太客气。”老胡哈哈大笑,“你们自己聊聊吧,我就不掺合了。”

    “请”石泉再次伸手,引着霍衡搭乘电梯来到二楼一个没有窗子的小会议室。

    “这里的隔音非常好。”石泉伸出手比划着门上贴的消音棉厚度,“就算在这间房子里开枪外面都不会听到。”

    “为这次拍卖会准备的?”霍衡饶有兴致的在房间中央的茶海一侧盘腿坐下,自顾自的泡上了一壶香茶。

    “我这儿的拍卖会只不过是提供的个交流平台罢了。”石泉坐在霍衡的对面,斟酌片刻问道,“霍先生,您是哪个霍家?”

    “哪个都不是”霍衡将一盏茶推给石泉,“我和你一样,都只是在胡先生的帮助下成长起来的草根而已。”

    “您看起来和胡先生似乎差不了几岁。”石泉颇感好奇,这老胡到底帮了多少人?难不成是个千年老妖?

    “帮助我的胡先生和引荐我们认识的胡先生可不是同一个人。”霍衡下意识的看了眼反锁的房门,“但他们应该是一家人。”

    “胡先生...到底是什么身份?”石泉终究没有忍住开口问道。

    “胡先生和我们一样都只是普通的生意人”霍衡既认真又敷衍的解释了一句,直接转移了话题,“聊聊委托的事情?”

    “当然,洗耳恭听。”石泉说完端起了李子大的茶盏轻轻抿了一口。

    “先看看这个”

    霍衡一边说着一边从怀里掏出一张照片推给石泉,“这尊铜鎏金佛像是我十多年前从菲猴国一个甘蔗种植工手里买来的,从那之后它就一直摆在我的家,但是今年过年的时候它被偷走了。”

    “偷走了?”石泉诧异的抬起头,“这个您可能报警会比较有用吧?”

    “别误会,那尊佛像已经被找回来了。”霍衡直到这个时候才掏出了额外的三张照片递给石泉。

    这什么臭毛病,咋还说话大喘气呢?

    石泉腹诽着接过照片,只见其中一张照片里,刚刚还好好的那尊佛像两条胳膊已经被锯掉,甚至就连天灵盖上都有一道切割了一半的锯口。再看第二张照片,仍旧是那尊佛像,但这佛像不但脑袋搬家剖成两半。甚至连躯干都被从胸口锯开露出了腹腔里的一个大洞。而最后一张照片里,却是一张白纸,一张密密麻麻标注了十几个奇怪符号儿的白纸。

    “那尊佛像被找回来的时候,它的双臂就被锯断了”

    霍衡挨个解释道,“我觉得这里面也许藏着什么秘密,最终果然在它的肚子里发现了照片里的那张白纸。”

    见石泉抬头看向自己,霍衡这才说出了自己的目的,“我想知道这张纸上的符号里都藏着什么秘密。”

    将照片还给对方,石泉端着茶杯沉默许久这才问道,“那尊佛像的肚子里只有那张白纸吗?另外您还没说是谁偷走的佛像。”

    “除了那张白纸之外里面没有其他的东西了,至于偷走这尊佛像的人到现在都还没有抓到。”

    “霍先生”

    石泉坐直了身体,“首先,我要看到那张纸之后才能决定是否解下这份委托。其次,今年我们还没有完成的工作比较多,也许要等到下半年甚至年底的时候才有可能考虑您的委托。”

    “这么久?”霍衡皱起眉头。

    “寻宝本来就是一项需要长期投资高风险高回报的工作”

    石泉笑着说道,“另外我建议您把那张纸保存好,说不定那些偷佛像的人还会对它动手。”

    “那就放在你这里吧。”霍衡说完,竟然直接从手包里掏出一个叠了三叠的牛皮纸档案袋抛给了石泉。

    “放我这里?”石泉手忙脚乱的接过档案袋。

    “我只是比较好奇那张纸里藏了什么秘密,并不指望通过它找到什么宝藏。”

    霍衡站起身,“而且相比宝藏,未知的好奇对我来说才更有吸引力。所以不管你们能从这张纸上找到什么,到时候记得和我说说全过程,然后让我挑几件当作纪念品就可以了。”

    说完,霍衡再次伸出手握住石泉的手晃了晃,“你的拍卖会很有意思,我听胡先生说每年的年初都会举办一次,希望下次我还有机会参加。”

    目送这位看起来和老胡年龄相似的老头儿便施施然的走出了会谈室。石泉回过神来,展开被折起来的牛皮纸袋档案袋看了一眼,却并不急着撕开上面的封条纸。

    这位霍衡看起来大方,但实际上他刚刚的那些屁话玩的全都是空手套白狼的戏码。尤其对方那句“挑几件当作纪念”完全就是个提前挖好的坑。他要是脑子一热去找了,就算真能找到些什么恐怕最后也是白忙活一场。

    打开房门,石泉示意门口等候的服务员进去收拾茶具,他自己则回了一趟房间将根本就没拆开的档案袋锁进了保险柜。

    重新回到一楼,他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儿,便被卢坚科夫又堵回了电梯,而跟着一起进入电梯的,还有瓦列莉亚以及大伊万父子俩和娜莎父女俩。

    一脸懵逼的回到二楼,石泉带着众人进入了一间最大的会议室,亲自煮上一壶咖啡给众人各自倒了一杯,老老实实的等着几位大佬的吩咐。

    “你们今年似乎招惹了不少麻烦?”瓦列莉亚最先开口问道,只不过那语气了更多是看热闹一样的幸灾乐祸。

    “没招惹...”

    大伊万还没说完,便被他老爹瓦西里一巴掌拍在了大光头上,“没招惹?那脆疯子和犹太疯子都冒出来了还说没招惹?另外,日自己人在美国佬的小岛上闹的笑话也是你们做的吧?”

    “你们怎么知道?”娜莎一开口石泉和大伊万兄弟俩就知道要糟。

    果然,卢坚科夫幸灾乐祸的摊摊手,“看吧,我就说肯定是他们这几个小家伙做的。”

    “那个,到底怎么回事儿?”石泉揣着明白装糊涂。

    “没多大的事情”瓦列莉亚到底还是站在石泉这边的,一句话便给整个谈话定了性,“只是找你们证实一些消息,顺便提醒你们几句。”

    “您说”石泉恭敬的回应道。

    “还是让卢坚科夫来说吧。”瓦列莉亚将皮球又踢了出去,倒是安德烈一直不言不语的,脸上连个表情都没有。

    “尤里,把一楼那个三角龙的头骨化石送给我怎么样?这样也许我会换一种你们愿意听的说法。”卢坚科夫当着几位大佬的面明目张胆的开始索贿。

    “等后天拍卖开始,随便你开什么价格拍下那个三角龙头骨化石,最后都不用付钱”石泉无奈的说道,“希望这次您能大方一点儿出个高价。”

    会议室里原本有些紧张的气氛随着石泉这句看似不经意的调侃烟消云散,安德烈和瓦西里更是毫无顾忌的哄堂大笑嘲讽着某位吝啬贪婪的警察。

    卢坚科夫倒是不以为意,满意的说道,“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到时候肯定会开出一个吓死所有人的高价。”

    “所以可以继续说了?”石泉摊摊手。

    “阿图岛的事你们做的不错,虽然需要给你们擦屁股,但是很多人都乐得看笑话,所以这件事就算了。”

    “真的?”石泉狐疑的看着卢坚科夫。

    “以后你那条破船不要再去白令海附近了。”卢坚科夫貌似不经意的说完,直接转移了话题,“接下来说说那脆疯子和犹太疯子吧,尤里,有没有考虑过和他们长期打交道?”

    “什么意思?”石泉皱起眉头,如果有的选,他巴不得躲着这俩坨疯子远远的,长期打交道?除非他疯了。

    “我和瓦列莉亚以及瓦西里三个人准备联名向俱乐部发布同一个委托。”卢坚科夫郑重的说道。

    “不接,忙不过来。”石泉想都不想的干脆拒绝,根本不给他张嘴的机会,这架势一看就不正常。

    “尤里,别急着拒绝。”瓦列莉亚哭笑不得的说道,“这件事还是安德烈和瓦西里执意要求的,否则我们根本没必要多此一举。”

    石泉闻言看向大伊万和娜莎,见这小两口虽然满脸的不情愿,但终究还是点点头确认了这个说法。

    “我听过之后还有拒绝的机会吗?”石泉谨慎的问道。

    “当然没有”

    卢坚科夫说完,压根不给石泉说话的机会,直接开口说道,“我们准备以半官方的名义委托龙和熊俱乐部寻找在二战中失踪的俄罗斯艺术品,其中包括但不限于琥珀屋。”

    “还有高尔察克的黄金”瓦西里笑着补充道。

    “啥?!”石泉瞪圆了眼睛,“那些东西怎么可能找得到!”

    “找得到找不到不重要”

    一直不说话的安德烈看着他的女儿娜莎,“但至少这个委托能让那些疯子对你们动手之前能想清楚后果!”</div> ( 环球挖土党 http://www.xbqg5200.com/5/580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笔趣阁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bqg5200.com